電話:13053889922
聯系人:費經理
地址:山東省泰安市
QQ:2922321754
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58到家美甲師:再也不干O2O

作者:總管理員   時間:2017-10-04 01:14  來源:未知   瀏覽:次

一邊是58到家美甲師因無故被解約而集體維權高喊“還我們血汗錢”,另一邊則是58到家堅稱“只是按章辦事”。在O2O大潮中,手藝人慕名而來卻不歡而散,背后則是58到家美甲業務高舉高打,亦撲朔迷離。孰是孰非?對簿公堂對于58到家和美甲師而言,都是沒想到也不愿意看到的結局。

“以后不會再去美甲O2O工作了”

從上周二下午4點開始,58到家美甲師苗女士與北京商報記者就58到家美甲業務一直聊到夜里10點多,最后她說:“以后我再也不會去美甲O2O公司應聘上班了?!?/span>

“去58到家之前,我自己開美甲店,看到一個老師在QQ上發的58到家招聘信息,想著去試試”,苗女士清楚地記得面試考試時,她選了最難的款式,“純色、法式、粉色菱形格子和漸變藍色的雪花。我們一起去了7個人,只有一個剛學成的美甲師沒通過,其他人都通過了”。

苗女士入職的時間是3月11日,經過兩周的培訓于3月28日開始正式接單,那時58到家上海的美甲業務剛上線不久?!耙豢嘉頤嗆苡行判?,因為入職培訓的時候,公司說過美甲師每個月有保底工資。公司會派單給我們,不用我們擔心單量的問題”,苗女士強調道,“這是所有美甲師都可以證明的?!?/span>

不過,入職后單量卻成了美甲師最操心的事?!?月28日-6月23日,公司給我派了30單,我自己原來美甲店的老客人下了41單,公司的地推活動有31單”,據苗女士透露,“公司派的這些單大部分是5月公司搞‘5·8’活動時候的,那時候做一個指甲5.8元,一下子來了20單,其他時間很少?!?/span>

到6月23日以后苗女士就一單業務都沒有了,“6月底公司就電話通知我被解約了”。她還向北京商報記者展示了自己的工資短信,3月因扣3000元保證金實發1134元,4月工資5231元,5月5755元,6月5387元。

“6月公司規定一個月要完成25單,完不成的話少一單扣100元,我6月的單量任務已經完成,所以那個月工資詳情上的懲罰是0元,但月底我還是被解約了?!比妹緡坎喚獾氖?,“為什么我已經完成任務了,公司還要跟我提解約呢?而且現在每個月公司的單量任務還在上漲,9月不坐班的美甲師每月要做滿50單,少一單扣100元。現在已經有很多美甲師被解約了?!?/span>

對此,58到家公關部回應稱,“已經確認多次,并沒有大面積解約美甲師的情況發生。所謂美甲師剛一進公司的時候,公司說會派單給美甲師讓他們不用擔心,后來沒完成訂單會扣錢,這個問題其實是完全不屬實的”。

此外,58到家公關部還表示,“我們每個月都會對在職的美甲師進行考核,在58到家與美甲師簽訂的服務協議中曾提到,如果美甲師沒有通過入職后的專業技能考核,58有權跟美甲師解約”。而苗女士則稱,“58到家根本沒有讓我參加考核”。

“就算退了押金,我也繼續維權”

“他們弄的考核其實就是變相地讓美甲師離職”,“90后”美甲師蕾蕾對于考核有自己的想法,“我在7月10日參加了公司的考核,也考過了啊,但是公司還是要跟我解約”。當北京商報記者問及協議中有關解約方面的條款時,蕾蕾直言,“當時他們根本沒有時間給我看協議,他們指哪我們簽哪、按手印”。

蕾蕾參加58到家考核的時間是7月10日,她也就是在那天聽說公司在解約美甲師的?!暗筆笨劑?0種花色,比較難但是我通過了,7月中旬公司告訴我通過的,但是7月22日他們又打電話說要解約,說是‘北京總部考慮到上海那邊的美甲單量太少’要不了那么多美甲師?!?/span>

“怎么會這樣?”蕾蕾不禁發出這樣的疑問,而在剛進58到家時,她對這份工作充滿憧憬,“公司當時開的工資蠻高的,面試的時候58的人跟我說即使一單沒有,在家待著,每個月也能拿到6000元,我還想著公司待遇好我就可以存些錢多買幾件衣服了”。

這樣的幻想在蕾蕾入職后一兩個月還很強烈,干活也很賣力,“正式接單的前一天做完色板已經凌晨1點了,一大早又出發去給公司做地推,那一天做了5單一單是99元,美甲師每單能拿到80元”。不過蕾蕾告訴北京商報記者,除地推之外公司的單就很少了,“我在58到家最忙的一段時間是‘5·8’活動的那一段,一天要做4-5單,早上8點出門晚上9點多才到家,然后就期待著6月10日發工資,當時發了5000多元,還行”。

雖然5月工資令蕾蕾還算滿意,但6月她卻對美甲O2O甚至是美甲行業的態度發生了轉變,“公司忽然規定一個月自己找25單活,去哪兒找???我就每天去附近的大學城,拖個箱子去學校里面轉悠,那個箱子是很重的,學校一般又都沒電梯,等我把箱子提到顧客的樓層,手上都起泡了,一點力氣都沒有,可是還要給人家做指甲,不過那25單我完成了”,蕾蕾說,“真的很辛苦,所以他們打電話要解約的時候,我自己也沒有心情在58到家繼續做了,對公司很失望?!薄耙院笪也幌朐僮雒蘭漬庖恍辛?,我想轉行,不過還是會維權,我要公司賠償我單方面解約的損失和押金,我家里人也都很支持我”,蕾蕾對北京商報記者這樣說,“反正跟公司已經鬧成這樣了,我想過了就算他們現在退了我的3000元保證金,我也要繼續維權?!?/span>

據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像蕾蕾一樣積極維權的美甲師有近30人,這只是被解約美甲師中的一部分,同樣被58到家解約的美甲師小芳就告訴北京商報記者,“解約合同我已經簽了,保證金我也拿到了,這件事情已經過去,我不想再糾結了”。

“O2O模式沒有問題,是公司的問題”

關于所謂的保證金問題,58到家方面亦做出了解釋,“首先我們跟美甲師是合作的關系,在法律上并不存在入職一說,為了提高用戶的消費體驗我們會給美甲師提供一些工具,包括箱子等,這個箱子價值30元,我們不會收保證金,只是會在她第一個月的收入中凍結3000元,其實是為了這個箱子,如果美甲師在離職時箱子完好無損,3000元我們會還給她的”。

“既然58到家說保證金是收取美甲工具的費用,為什么我不是美甲師,也要收我的保證金,而且他們規定美甲師干不滿半年保證金可以退一半,滿半年可以全退,但是他們并沒有都按照這個規定退還”,58到家原麗人部行業顧問張偉赟很納悶,他向北京商報記者直言,“我咨詢過律師了,按照《勞動法》,公司收取保證金是涉嫌違法的”。

不過,張偉赟表示最讓他吃驚的是,“2月過年,我們放假11天,公司扣掉我近一半的工資,對待公司當時的兩位美甲培訓師也是一樣的。我跟上面的領導反映過,他們就給我一句話‘全國都一樣’?!?/span>

與苗女士和蕾蕾不同,從業11年的張偉赟進58到家看重的不是工資,而是期待O2O模式對美甲行業帶來的改變,更在乎公司的發展前景,“進公司前我跟別人合開一家美甲店和一個美甲培訓公司,58的人找了我兩次一起干,我是真想為這個行業做點事情才退出美甲店和培訓公司跟我老婆一起進58的”。

“在58到家,我是做行業顧問主管招聘,公司每個月對美甲師招聘有任務,一開始上海這邊只有5個美甲師,到5月底已經有580-590個美甲師了,招聘任務我每個月都是完成的,還被總部表揚過。我老婆在58是做培訓,我們的工資比原來自己干的時候少了一半,結果我們倆前后都被公司解約了?!閉盼擺S如是說。

據張偉赟透露,“58到家上海公司在8月還因無證經營被工商部門查封,全國好多地方也都存在這種問題,現在廣州、深圳、杭州、大連、武漢、蘇州等城市被解約的美甲師也在和我聯系維權的事情,我們準備最近向上海市閘北區人民法院起訴58到家。我的訴求是58無故解約的賠償、沒有和我簽勞動合同的賠償、未繳納的社保、保證金和無故扣除我的節假日工資等賠償”。

事實上,在雙方訴諸法律之前曾有過溝通,張偉赟透露,58到家方面曾派人與其談過賠償事宜,但是前者給他的答案是“不可能”。

不過,即使是與58到家有諸多問題未解,張偉赟依然看好美甲O2O的模式?!叭綣瀉鮮實拿蘭譕2O,我還是會考慮加入的,不過58到家真的是讓我覺得很失望?!貝送?,對于美甲師是否有責任自己找訂單,他也有自己的理解,“O2O模式是線上到線下,推廣應該是線上部分來做的,更何況當初是承諾訂單不需要美甲師擔心,58到家招聘的是美甲師,他們是搞技術的而不是去做市場的”。

最后他告訴北京商報記者,“聽說現在58到家上海負責考核的美甲培訓師也離職了,因為‘受不了公司讓她在考核時候找美甲師的茬’”。

【文章來源:】【打印本頁】【關閉窗口